第二百七十八章 大局底定
作者:枫夜寒星 更新:2019-12-13

迎着那阵轻轻的微风,刘树生似乎陶醉在夜色之中,甚至连身後的顾凝儿和吴紫依何时来到都不曾发觉。 花儿开了又谢,无数花瓣飘於风中,在风中降下了一场人间的花瓣雨,也许那不是花,而是一个曾经被刘树生深爱,亦深爱着刘树生的灵魂,那个灵魂似乎在轻轻的呼唤……

「菲儿?菲儿是你吗?你在哪里啊?为什麽我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香味,那是你身上的香味啊!菲儿……好久不见了,好久好久啊!你在哪里?在哪里……再让我看你一眼吧!」刘树生说着缓缓抬起双臂,随着他已经略微有些哽咽的呼唤,几点银白色的光芒从他指尖发出,在空中随着风儿一同旋转,在风中出现一道淡然的身影,很淡很淡,但是却真实的存在着,那张俏丽哀凄的容颜重又出现在刘树生眼前,带着她曾经的轻歌慢舞,在刘树生面前飞舞着,这只是一个灵魂吗?刘树生在心里自问着。

「为什麽?你为什麽要自杀?你的死曾经一度让我的心死了,你知道吗?菲儿、菲儿……也许明日我们便可以重逢了,你不会再如此寂寞、如此孤单了。」刘树生近乎忘情的望着陈菲儿的虚影,那张俏丽的脸上原本还留有微笑,却突然变得忧伤起来,几滴虚华的眼泪由半空中滴落,在刘树生手中溅起点点银色的泪花,随即又消失不见。

陈菲儿只是摇头,不停的摇头,风中的花雨将她的身影变得越发摸糊,直到淡得刘树生再也看不清楚她的样子……

「难道菲儿就这麽消失了?难道我们就这样永远别过了?」刘树生自问着。

顾凝儿担忧的问道:「树生,你怎麽了?难道你看到了幻觉?这几天来你不曾走出房间半步,是不是发生了什麽事?或是将要发生什麽事啊?而且你今天刚刚走出房间,便有些……便有些反常了,你平日里是很少笑的啊!怎麽今天脸上一直挂着微笑?有喜事吗?还是你练功入魔了?」

顾凝儿有些为刘树生担忧,她之前并不知道刘树生还会什麽《修罗诀》,但是听吴紫依和自己提起《修罗诀》是一种很奇怪的武功,她不禁开始为刘树生担心了。

虽然顾凝儿不会武功,可是古唐国的人有几个是不懂武功的呢?练功走火入魔也是常常发生的,这对於一个古唐国的才女来说,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在她不了解《修罗诀》的情况下,会这样认为也是情有可原的。

刘树生闻言笑道:「你们怎麽来了?呵呵……凝儿,你看我像是走火入魔的样子吗?我现在很清醒,我相信我看到的也不是幻觉,我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一些从前我认为我永远都不能释怀的事情,现在我感觉很轻松,再也不会那麽累了,再也不会那麽冷漠了,世界其实真的很美,每一个有生命的物种都值得我们回忆瞬间,世界是那麽的美好,可是却有人想

破坏它,把人间变成地狱,你说他不可恶吗?我现在就是在等他,等他来找我,明天晚上,你们谁都不要走出房间半步,因为那会很危险!」

刘树生说完转身将身後的两女抱在怀中,他已经失去了陈菲儿,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爱人,无论是聪慧的顾凝儿,还是温柔体贴的吴紫依,都是他这一生最值得深爱的女人。

在这样的一个夜晚,也许是他们诀别之前的夜晚,刘树生只想深情的拥抱她们,哪怕他们不再会有明天,不再会有以後,哪怕这一刻是那麽的短暂,哪怕……世间的一切都不能阻止他对她们的爱,不能阻止他对生的希望。

夜色越发深凝,夜色下,也只有这三人深情的拥在一起……

突然,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刘树生的视线之中,刘树生微笑着注视那个身影由远及近,飘落到自己近前不足二十步远处落下,此人正是幻影门的门主千若沙,他与刘树生长得是那麽相像,只是此时他们的表情决定了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刘树生轻轻的放开顾凝儿和吴紫依,缓步来到千若沙的面前,微笑着注视着这位自己先前的宿敌。

「你是幻影门的门主?看来我们长得真的很像啊!哈哈……这麽晚了,你到本王的府中,想必一定有所图谋吧!但是我不想杀你,你虽然为恶於世间,但是你的性命也是自然所赐予,若这麽随随便便的被我结束,是不合天理的事情,如果你自今日起可以弃恶从善,那麽我可以当什麽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也不会再追究你的过去!」刘树生淡淡的说道。

千若沙轻蔑的笑道:「哈哈……刘树生,你认为你自己是谁?世间的主宰吗?本门主今日是奉了欧阳王的命令,亲自来取你的人头,如果杀了你,我就可以主事一方,成为欧阳王座下的国师,你说我有可能放弃这种美事吗?不要把话说得那麽容易,你说你可以杀得了我,但是我真的不相信!看招!」

千若沙突然发难本来就在刘树生的预料之中,像这种人,如果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他是不会迷途知返的,所以刘树生也未对他客气,就在千若沙发招的同时,刘树生左手食指微微一点,一道金光顿时射出。

原本以幻影门的幻影身法,自恃刘树生不可能找到自己真身在何处的千若沙却在一下秒後悔自己竟然会有这麽幼稚的想法了,因为那道金光一直跟着他的真身,并没有如他想像的一样去追他的分身,就在千若沙吃惊错愕之间,突然一道金光在他身上闪亮,「啪」的一声,将他整个人打飞出去。

「你也领教过了,在我手下,你连一招都无法招架,还怎麽杀我,你走吧!我不想杀你,刚刚只是把你打飞出去,并未对你造成任何伤害,不过下一次,也许那道光会穿透你的心脏!」刘树生一边转身离去,一边对千若沙说道。

显然刘树生根本就未将千若沙视为自己的敌手,根本不在意他会在自己身後偷袭,因为他们之间的差距的确太大了,千若沙甚至无法接近刘树生十步之内,又谈何杀他?就算暗算又有多少把握可以得手呢?

因此千若沙最终也只能看着刘树生的背影无奈的叹息,随後化作一片雾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哈哈……刘树生,你果然有些本事,但是不知和你鬼王爷爷比起来,谁更厉害一些啊?」一个阴沉的声音突然传来。

刘树生闻言不由得一惊,明明他已经算出鬼王会在明日夜里才会前来,没想到他竟然早了一天,刘树生不相信自己会算错,他反覆一想,突然一拍自己的脑袋,因为自己推算之时还未到子时,而现在却已经到了凌晨时分,鬼王此时出现也是正确无误的。

就在刘树生迟疑的一瞬间,一道黑色的身影飘然而落,面目极其可怕,只见鬼王缓步向前,手中的剑带着万道毫芒「嘤嘤」出鞘。

凄冷的月光也不能使这把沾满血迹的剑放出半点光芒,只有那幽幽的寒光及殷红的剑身,这把剑似乎早就已经被鲜血吸去了灵性,变得极为嗜血,而此前光芒都已经不见了。

只见鬼王高举手中的剑,一道红光泛起,无尽杀气如同海中巨浪一般袭向刘树生,无锋的剑气却透着千般杀机,令人感到一阵甚是逼人的幽冥气息,虽然鬼王出手极快,未给刘树生一点反应的时间,但是刘树生此时早就成了仙体,鬼王的招术在他看来,已经不足为惧了。

“一刀断魂!”刘树生一声冷喝,一道凌厉的刀刃从手中幻化而出,顺手一劈,只见一道气势无比凶猛的刀芒由上而下极快地斩向鬼王,鬼王挥剑挡住这道刀芒,被击退五六米远,但却一点事也没有。

刘树生见鬼王被震退几米远,却见他没受一点伤,而感到震惊,要知道他曾经用这招击败过好几人,但没有任何人能接住这一刀却没事的,他现在的修罗决已经到了最高境界,这一刀比过去不知道强了多少倍,然而被鬼王轻轻松松地接了下来,鬼王果然厉害啊!

刘树生又连续与鬼王交手几百招,但仍然无法伤到鬼王,似乎他根本就打不死一样,他将修罗指,修罗断魂刀一一使出,还是伤不了鬼王一丝,于是使出了小李飞刀的最高境界“万刀齐发”,只见无数道飞刀射向鬼王,鬼王避无可避,被射穿了不知道多少次,但鬼王仍旧没死,这令刘树生感到无比的震惊。

「天地神明,万世修罗,气海当胸,抚育万物,仙佛圣法,自在我心,无为无量,无极无限,修罗刀之波动灵光!」刘树生口中诵念着他自悟的仙咒,双手结佛陀法印,於当胸骤闪出一道青紫色毫光,无数道剑影如雨般洒下,空中宝剑化身为一巨大剑身,迎着当空艳阳,寒光大放,与此同时,无数细小光芒,绕於剑身周围,似欲将无数阳光尽收於剑中一般。

鬼王不由得大惊失色,此等法力怎麽可能是这样一个年轻人可以施展出来的?虽然世人对《修罗诀》知之甚少,但是鬼王这种活了千百年的魔头,又怎麽会不知道它的厉害?

鬼王倒吸了一口冷气,在他的印象中,《修罗诀》早就应该失传,刘树生怎麽可能是它的传人呢?

只见那一道道剑气及无数剑影射向鬼王,然而鬼王却不加理会,只将手中之剑轻挥,一道血色剑光护住他的头顶上空,无数道萧杀剑气尽被挡下,无数道剑影也骤然消失不见。

「哈哈……刘树生,不知你此时有何感想?弃剑还是弃命?你鬼王爷爷再给你一次机会,哈哈……《修罗诀》果然妙不可言,但是你修行尚浅,只怕你不是你鬼王爷爷的对手!」鬼王的话音刚落,突然凌空又飘下一位白衣男子,刘树生不必多想,也知道此人必是欧阳永华无疑,能在这种时候落井下石的,只怕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再难找出第两个人。

「哼!刘树生,怎麽样啊?本王给你找了这个绝佳的对手,让你长长见识,不要每天都把尾巴翘到天上去,这回恐怕你想不死都难了,本王只不过是来送你一程,没有其他用意!」欧阳永华说话间正准备动手,就在这时,突然几声破空长鸣,数道人影也落在场中。

欧阳永华放眼看去,原来除了两位老者之外,其他的都是自己的熟人,铁汉、刘不凡、秋寒、林步峰这些人一个不少的站在刘树生身後。

「今日谁生谁死都还未定,欧阳王何以如此心急?哈哈……我古唐玄奥门与华夏玄奥门世世代代将封印鬼王视为己任,今日鬼王重出,我两人就算是舍了性命,也要将他消灭在这世界上,让他永不翻身!至於欧阳王,我想未必会是刘王的对手吧!」夏侯无极说着手中羽扇一挥,不知由哪里飘如大雪一般的落下数千张道符,将整个刘王府都罩在其中。

夏侯无极和申子智早就已经算准了鬼王今夜会来,他们可不会像刘树生那样大意,早在千若沙未到之前,就已经布置好了一切。

「哈哈……好!爽快,那我们就比试比试吧!冰火连天!」欧阳永华刚一发招,便是自己家传绝学《冰火连天诀》中的绝招,他的目标却不是刘树生,而是铁汉、秋寒、刘不凡和林步峰等人,欧阳永华还没笨到会主动找刘树生麻烦的地步,虽然他现在有些疯狂,可是那并不等於傻。

「残阳剑!」

「燎原十八戟!」

「破天刀!」铁汉、秋寒、林步峰三人几乎同时由正面迎击欧阳永华,唯独刘不凡并不动容,依然站在原地,好似在为铁汉三人押阵一般,其实他是在寻找一个偷袭欧阳永华的绝佳机会,确保可以一击必杀,免得纵虎归山。

在四人动手过招的同时,两把桃木剑也同时刺向了鬼王,无数道符组成的困魔大阵迫使鬼王只能在方圆十几步内活动,气得鬼王哇哇直叫。

刘树生微微冷笑了一下,长啸一声,也举剑冲向鬼王,他自信只要有林步峰等人在,欧阳永华是万难逃出生天了,所以当下便决定与申子智、夏侯无极两人合力斗鬼王。

「刘王,放出鬼王乃小女之过,今日我等虽然可以暂将鬼王困於此地,但是如果时间一长,大阵的法力自然减弱,若是放走了他,将是万民之灾啊!在下申子智,愿以我身制住鬼王,到时还望刘王和夏侯兄不要手软,连同在下一并刺死!」申子智一往无回的说道。

刘树生闻言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夏侯无极也连连摇头,虽然夏侯无极也知申子智所言不虚,但是他真正的打算是自己去做那个制住鬼王的牺牲者,到了现在,夏侯无极也只好放弃这个念头,并非是他贪生怕死,而是因为申子智还未等他与刘树生点头,就已经扑入困魔大阵之中,双手将鬼王抱住,浑身上下都画满了道符,显然申子智早有准备。

夏侯无极沉痛的说道:「刘王,能否杀死鬼王,就要看您的本领了,您用此桃木剑将申子智和鬼王两人一并穿透,以申子智之血,封住鬼王的灵魂,他才能被此木剑所杀!」

刘树生接过木剑後屏息凝神,蓦然一扬手,手中木剑如同一支离弦之箭一般,如众人所预期的刺穿了申子智和鬼王两人的身体,并且透体而出。

随着一声惨厉的惨号声,鬼王的身体竟在一瞬间化为脓血,而申子智也死在困魔大阵之中。

欧阳永华眼见自己请来的帮手就这麽被刘树生杀了,心里也有些怯意,正想找机会逃走,却因一时大意露出了破绽,只见一道蓝光在欧阳永华眼前一闪,随後便传来一声冷哼,只见刘不凡不知何时已经在他身后,手中的长剑还在不停地滴血。

「啊……你……你……啊!」欧阳永华的话还未说完,便当场气绝而亡,刘树生看了看他的屍体,微微摇头,这个一生一世追逐名利地位的人,最後死得竟是如此凄惨。

「来人,将欧阳永华厚葬,把南宫龙也放了,让他自生自灭吧!」刘树生说完转身走向自己身後的顾凝儿与吴紫依,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自从欧阳永华死後,申小卿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欧阳王,而刘树生也没有利用手中绝强的武器血腥的统一华夏,而是公告天下,刘家军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欲与其他两大世家世代交好,再一次实现华夏的共和。

无论是申小卿或是冯美玲都打从心里感激刘树生的善举,双双表示愿从此听从刘树生调遣,而披风盟与欧阳世家也甘愿永世为刘家的附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