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8 【了尘和尚】
作者:一把割肉刀 更新:2019-12-11

【一更到,这一更送给全力支持我的(丶无须多言)同学,谢谢你的打赏,哈哈!】 【再求下推荐票,点推比离10比一好像有点远,大家看了的话,就推荐下,多谢!】

三仙府的守卫比它表面上要严得多,凌浪发现就算是白天想出去这山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稍有动作,立刻就会被发现。

又是数日过去,神秘组织还是丝毫没有行动的意思,凌浪就像被囚禁在这山洞中一样,看来这个组织一定在酝酿一个极大的阴谋,而且这背后的主使之人也是一个极其小心谨慎之人,施行这种分级管理制度,不到行动的时候,永远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凌浪很无奈,但是也别无它法,却是静下心来,好好地开始研究起这炼丹之术,一天之内除去打座练功的时间,基本上都花在了这炼丹之上。

这山洞之中储备的药草不说是应有尽有,却是相当齐全。

这数日功夫之中,凌浪将这些药草与本草经中的配方一一对应,也让他炼制出了一两味丹药,虽然无大用处,却也是颇有成就感。

一味唤做静心丸,所需的药草都甚是普通,可以在行功之前服用,让心神平静,更快地进入到心法的修炼之中,这一味对凌浪来说毫无用处,《道德经》心法讲得就是心平气和,一经运行就让人心如止水,比这小小的药丸强了百倍不止。

还有一味却很有趣,叫做三尸毒心丸,却是一味毒药,慢性毒药,能够慢慢腐蚀体内真元,控制得好的话,却是一种暗杀利器。这三尸毒心丸虽是毒物,然其所需的药草不过是平常之物,只是搭配的剂量、还有炼制火候的控制,却让这普通的药草凝成了一味毒药,这炼丹之术到也是奇妙。

刚开始自然是失败居多,不过最后却也炼得不少。静心丸三颗,三尸毒心丸九颗,凌浪找了点树叶将其包好,放入储物袋之中。

萧大志离开后的第五日,这小小的山洞之中又来了一位客人。

凌浪虽然不怎么喜欢他,但是这可能却是一个机会,所以凌浪还是很客气地接待了他。

此人凌浪到也不是第一次见,正是当日在空地之上见到的粗旷和尚,和尚到也有礼貌,见面却是手捏佛号,做了个揖。

“贫僧法号了尘,素闻施主炼丹之术神妙,今日有一事相求,还请施主帮忙!”和尚开门见山,性格却是与他粗旷的外形也相符。

想来是这萧大志将自己精通炼丹之事给传了出去,若是多日之前,恐怕凌浪是早就当面拒绝了,不过现在炼丹之术已有小成,况且有神农本草经在手,再难炼的丹,也是手到擒来,且听听这和尚所求何事。

“说说看!”凌浪低沉的回答道。

“说来也不怕施主笑话,贫道修为早已至归元中期,不过至今却还是无法突破‘御器神识’,做到御剑飞行!”了尘脸上虽挤上了一丝笑容,却并没有真的不好意思。

御剑飞行说来简单,好像每个修道之人都可以做到,其实不然。每个修道之人修为至归元中期,五六七层的时候,神魂之中就可以开启一种所谓的“御器神识”,说来奇妙,不过也是修道途中的一个瓶颈。

然而突破这个瓶颈的难度却是不下于气凝进阶归元的难度,每个人的资质不一样,突破“御器神识”的时间也多不一样,而事实上若不依靠外界的灵丹或是其它外力相助的话,能够突破的人比归元成功的人还要少。

像周无涯,还有沈仙儿,基本上都是依靠“御器丹”这一灵丹助力才成功突破,“御器丹”比起“归元丹”是只少不多,周无涯是悬道上人之子,自是不缺,沈仙儿是飞燕堂的一员,努力任务也可得到。而天下那些散修之人,包括那些名不见经传的道观洞府中的人却是完全要靠自身的实力来突破这一瓶颈,成功机率是相当得低。

了尘和尚求得也正是这“御器丹”,凌浪本对这是一无所知,幸亏这几日专心于这本草经的研究,现在自然是了然于胸,听得和尚如是说话,心中一计却是涌上心头。

“御器丹,对吧?”

“正是!”了尘和尚又笑了笑,看上去甚是老实。

御器丹之所以少,是因为世上懂其炼制的方法的人本就不多,只有那几个人会炼,这丹药的价格自然也就上去了。了尘和尚本也不信凌浪会炼这妙药,无奈萧大志这人却是信口开河,一通胡吹,把凌浪是说上了天。和尚从归元五层一直修炼至归元七层,实在无法突破这“御器神识”,心中自是着急,今日正是他做巡视,便正好上门一问。

“这丹药炼制之法我会倒是会,不过...”凌浪故意说了一半,反掉和尚的胃口。

了尘和尚也果然中计,忙问道:“不过什么,施主但说无妨!”

“不过这御器丹所需的几味药草都是稀少之物,况且还需用上极阳地火来炼制,我终日在这山洞之中,怕是有心无力了!”凌浪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这...”了尘和尚也一时语塞,药草到还好说,自己可以想办法去弄,不过这极阳地火,不要说这三仙府中,整个三清山也只有那几处地方有。

也就是说要炼这御器丹,首先要出三仙府,组织上规定的死死的,三仙府这段时间内只进不出,了尘和尚为难了,半响不曾说话,脸色凝重。

这和尚也确是一个老实之人,所有的想法都与表情同步,当今世上还有如此单纯之人,凌浪心中暗笑。

“所以在下帮不上大师了,这却是对不住了!”

“这...”了尘和尚又“这”了半天,却还是没想出什么好办法,袖子一甩,表情甚是苦恼。

“大师还是先回去吧,也不急这一时,总有机会的,御器飞行,也总有这一天的!”凌浪又是一番言语相讥。

了尘和尚一跺脚,道:“这...我回去想想办法!”说完又做了个揖,转身告辞,礼数倒也是周到。

※※※※※※※※※※

一张床,大床,雪白柔软的大床。

睡觉的时候如果有这么一张大床,一定会睡得特别香,而做一些特别的事情的时候,也会特别得有情调。

“唉哟!你弄疼奴家了啦!”

一声娇喘。

这张床竟然是放在露天之中,无月的夜空,却不显得灰暗,雪白的床上还有一个雪白的美人儿,肌肤如雪,吹弹可破,娇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痴痴的眼神散发着幽怨的光芒,小嘴微启,呵气如兰。

美人儿的身上只剩一件薄薄的纱衣,几近透明,玲珑有致的身材足以让任何一个正人君子喷出鼻血。

可惜眼前这个光头并不是一个正人君子,所以他也并没有留出鼻血,他只是用他粗大的双手,粗鲁地摸在美人那傲人的双峰之上,光头的手已经足够大了,比普通人的手要大的多,但是却也只是堪堪握住了冰山一角。

美人吃痛,又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然而极其羞愧地抬起了头,哀怨地看了光头一眼,小嘴微启,轻轻地说了一句让所有男人都为之疯狂的话。

“用力点!”

光头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脑海之中只剩下了一句话,“用力点!”美人的话就像圣旨。

两只手同时握上了美人的双峰,入手饱满,丰润,任何人都经不起这样的诱惑,光头整个人都扑了上去,美人儿趋势倒了下去,小小的玉手却是一把抓住光头的命根子。

这美人却似相当饥渴,仿佛是她在玩弄这男人一样。

光头的手在女人身上游走,目的地是那么的近,却又好似隔着千山万水,当他抵达那一片青青***的时候,美人混身一阵激烈的抖动,阵阵*潮涌而出,湿了那手。

美人手中一紧,却发现手中之物更加坚挺,轻轻地用了用力,却是示意光头。

美人娇喘,光头吼间也发出如野兽般的嘶吼声。

太紧了!

美人处子般的身体又怎禁得住光头这粗旷的身体,光头却丝毫没有怜悯之意,初进入时还是试探性地进入,待得那份温热完全包裹住之后,却是再也忍受不住。

又有哪个男人受得了!

没有加速,光头已经开始冲刺,充沛的体力让他仿佛永不疲倦的狮子,就像一只永动力的活塞。

美人完全进入了迷离状态,经过了初始的剧痛之后,接下来的却是无比的快乐,源源不断的快乐,每一个女人都渴望的快乐。

“啊!

...

...

...

...

...!”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男人在嘶吼,还是女人在娇喘,两人已经完全融入了这完美的爱yu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

女人一声极亢奋的高音和光头一声沉闷的低音,两人同时到达了巅峰。

床还是大床,依然是那么柔软,依然是那么大,不过那雪白的床单之上已经染上了点点红斑。

“你不应该叫小柔,你应该叫做小蹂,蹂躏的蹂。”

“你也不应该叫什么了尘,不如就叫花和尚吧!”小柔摸着脸上那道刀疤,浅笑着说道,红晕褪去,刀疤才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