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洞天福地还是阴曹地府?
作者:魔法飞蛋 更新:2019-12-13

周围的温度像是瞬间下降了几度,杨修身子一僵,想回头看看却生怕惊扰到背后的“东西”,只能梗着脖子一动不动。

“和尚,看我背上有什么东西?别扭头,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杨修微微张嘴,冲静远和尚传音道。

静远和尚刚想转身,闻言立刻装出观察四周的样子,杨修心中暗赞这个和尚够机灵,不过片刻后听到静远和尚传音道:“什么也没有啊,怎么?”

杨修心中焦急,百分百肯定自己背后有东西。感知仙文这种能力不分方向,那“东西”体内流转的仙文杨修看的一清二楚。只不过这些仙文很特殊,呈一种灰蒙蒙的颜色,和灵兽体内那种泛着白光灵力盎然的仙文截然不同,反而透着慎人的凉意。

杨修给静远和尚传音让对方准备,自己则背着双手若无其事地四处转悠,当静远和尚看似无意的来到杨修背后时,杨修悄悄冲对方打个手势,飞快从怀中拽出一张道符“啪!”的贴在自己胸口,静远和尚几乎同时出手,铜钵上的金芒聚成一束强光,准确地罩在杨修后背。

“嘶嘶嘶!”

杨修就听到背上传来几声短促的嘶鸣,像是有什么东西脱离自己后背腾空而起一样,紧跟着身后的静远和尚“呔!”地大喝一声,铜钵的金光立刻离开杨修扫向空中!杨修心中一松,安全起见往前冲出几步这才回身祭出白鹿剑。

那东西速度极快,杨修只来得及看到铜钵上的光柱在空中扫过,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一闪而过,立刻遁入灰蒙蒙的空中不见踪影。杨修紧皱眉头,将手中已经化为灰烬的道符抛洒出去,心中油然而生一种不安的感觉。

这道符是专门驱逐恶鬼游魂的,刚才那东西明显对道符有所顾忌,难道这片地下世界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和尚你看到那东西的样子了么?”杨修冲还在拿着铜钵四下寻找的静远和尚问道。

“太快了,看不清楚,”

和尚摇摇头。脸上还带着不解的神色,“肯定不是人,那样子非人非兽的,不是阴魂就是妖怪。这地方有点儿邪门啊……”

保险起见。杨修又在石碑四周仔细搜索一番,连石碑内部都没放过,确定没有刚才那种东西后才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继续上山,看看能不能找到回去的法阵。”

“杨兄。我怎么感觉冥冥中佛祖告诉我不要乱闯啊,”

静远和尚总觉得心里不太踏实,又不肯承认自己胆子小,所以单手挑着念珠煞有其事建议道:“不如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等我解师叔吧,他老人家神功盖世,肯定一会儿就把那小老头收拾了。”

“你要等你等,这地方太邪门,如果有什么东西藏在暗处伺机偷袭我们就被动了。”杨修立刻摇头拒绝。敌在暗我在明,何况对方还是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的,现在杨修就想着离这儿越远越好。太慎人了。

周围黑黝黝一片,杨修作势迈步离开,静远和尚看看杨修再回头看看高大的石碑,一时有些犹豫不定。就在这时,成堆的骷髅中似乎发出轻微的“咔哒咔哒”的响声,一个残破的人族头骨从骨堆上飞快滚下来。

静远和尚下意识看过去,发现那骷髅黑洞洞的眼眶正好对着自己,两丛绿色幽光在眼眶中一闪而过。静远和尚看到这一幕头皮一麻,如果头顶上还有头发的话早就根根直立了。

“杨兄杨兄,我觉得我们还是一起吧。这里面阴气太重,让我的铜钵来为你驱寒避鬼!”静远和尚一边喊话一边立刻转身大踏步跟上了杨修。杨修没好气地回过头,看到上身笔直一副惊惶的样子、两条腿却捯饬的像车轮一样的和尚,无奈摇摇头。

老李卓是有多娇惯你啊。修士还会怕鬼?

……

怕鬼的可不止静远和尚一个人。

风裂带着众妖兽踏过传送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座巨大的石碑,石碑上“不老山”三个字肃穆庄严,让人大生好奇之心。和杨修二人看到的不同,这座石碑周围干干净净,没有尸骸。取而代之无数飘飞的绿色幽魂,在石碑周围舞动不止,将整块石碑都映成了幽绿色。

“不老山……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风裂凝眉看着眼前巨大的石碑,喃喃自语道。

风裂身后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高耸的额头上两根寸许长的犄角,形貌怪异。听到风裂自言自语,老者小心上前躬身道:“少主人,老奴记得当年族中石碑上刻着很多远古大派的名字和历史,好像有这个名字,老奴还记得一点。”

风裂闻言点点头,很感兴趣道:“哦?说来听听。”

“这不老山是五千年前蛮荒中数一数二的大派,门中修行的功法以速成闻名,突破淬体期瓶颈的难度要远低于其他功法,当时一时风头无两,也正因为如此,门徒数量远远超过其他门派,连当时的妖兽大统领都很重视不老山。”

“哼,修仙何来速成之法,天地间阴阳相补生生相克,投机取巧哪有那么容易。”风裂闻言冷哼一声,不屑道。

“少主英明,后来事态的发展确实如此,”

老者笑着拍了风裂一记马屁,继续道:“据古籍记载,不老山的功法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极易走火入魔,而且不少冲击瓶颈失败的修士都爆体而亡,魂魄无法转世投生,最后都会变成恶鬼存留在天地之间。”

周围众妖兽本来也对这速成之法很感兴趣,闻听此言面面相觑,心中火热的期望像是被浇了盆冷水一样立刻冷静下来,心说这也太过骇人,修仙不成改成修鬼了?

风裂面色不变,眯眼盯着不远处被幽灵环绕的石碑,问道:“不死山的山门一直在天湖地下么?”

“这个……老奴不得而知。据传后来不死山几乎变成鬼山,被各大妖兽家族联合剿灭,相关记载也被销毁,老奴也是有幸看到几本族长保存的典籍对此有所了解。”

老者摇摇头,不过紧跟着低声道:“不过不死山鼎盛一时,就算人去山空,多半也还残留着一些宝物,也许就有灵猿门主说的那件异宝。”

说到这儿,包括老者在内的众妖都面露期冀,甚至是狂热。如果这里真的是不老山,那可是不亚于现在风家的庞大势力,这里会没有一点宝藏?众人都是风裂的死忠,如果能一探宝山,每个人都必然得到赏赐,这种机会可是难得一遇啊。

风裂安静地背手而立,周围众妖也不敢出声。

风裂听了老者的话何尝没有生出狂热激动的心思,不死山中宝藏没有人不动心,可风裂随即想到,天湖是一处难得的洞天福地,灵气之浓郁环境之优越,绝对值得蛮荒中的大妖兽出手抢夺;当年的不死山更是万中无一的修仙圣地,虽然有些急功近利,却不影响它的鼎盛实力。

这两个地方联系在一起,偏偏出现这样一处死地,让风裂心中生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身为灵兽一族,风裂在某些方面的感知远超人类,杨修只是觉得这地方让人很不舒服,不是善地,风裂却能清晰地感知到在周围飘荡的幽魂,在暗处窥探的恶灵。这些鬼物胸中只有杀意和对世间生灵万物的憎恨,如果不是有意控制,风裂几乎要忍不住祭出法器将周围的鬼物荡涤一空!

定了定心神,风裂出声道:“继续向前,上山一探究竟。”

“遵命!”众人轰然称是,气势十足。大把的宝贝、灵石就在眼前,谁不开心呢?只是当众人离开后,没人发现原本庄严肃穆的巨大石碑悄然变的幽暗阴冷,飘飞的幽魂比刚才多了十倍有余,密密麻麻将石碑遮的密不透风。

一双猩红的眸子在幽魂之间一闪而逝,让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几分,隐约传出一阵骇人的尖厉笑声,让人不寒而栗。

……

远看不死山只是一座光秃秃的石山,真正爬上去才发现山坡难行之极,路上几乎到处都有隐蔽的阵法和噬人恶鬼。当不知第多少次用禅杖弹开一个浑身冒黑色脓水的僵尸时,静远和尚终于忍不住恶心的感觉,猫下腰“哇~”的一声狂吐而出。

“你好歹是个淬体五重的修士,有点出息行不?”杨修俯身从一具四分五裂的僵尸体内拿出一颗红色珠子,扭头看看静远和尚,一脸的鄙视。

静远又猛吐了两口,拽出水符化出一汪清水洗漱了一把,忿忿道:“杨兄,你杀僵尸我不反对,可为什么还要将之剖尸解体?”

“这些尸珠可是难得的傀儡材料,耐腐耐磨而且不怕低温,平时买都买不到的。”

杨修将尸珠擦干净揣进怀里,抬眼看看四周,撇撇嘴道:“可惜出产率太低,再多来点就好了。”

静远和尚闻言吐出一大口清水,看向杨修的眼神满是幽怨。(。)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