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逝世(完本)
作者:半生悠闲 更新:2019-12-13

  信息时代就是这样,灵儿她们虽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被那个空旷的声音接走了,不知去了什么地方,但是这一消息却传遍了全中国,传遍了全世界。

  国内外各种媒体铺天盖地对灵儿事件进行了一连串的报道,各种各样的说法几乎把人们的耳目都塞满了。

  与此同时,汉斯和林下与席周两位教授在灵儿他们离开西大两年后,即2012年出版的《灵物之金猴玉女》一书也风靡世界。

  几乎是所有的热心人,通过各种信息和渠道,看到了这本书,从而使人们对金丝猴与人类的关系,人类是怎样进化而来的这样的重大问题,有了更为多元和深刻的认识。

  不仅如此,这样的消息和那本书的出版,还引起了世界性的大讨论长达十年之久,从2012年开始,一直持续到2022年结束。

  这场影响甚远意义非凡的世纪大讨论,始终围绕着一个主题,就是人类是怎样进化而来的,人的生命从何而来!

  最先关注这个问题的,仍然是美国的主流媒体。

  早些时候在汉斯的授意下,来到中国西安一直跟踪采访灵儿的那一个摄制组,在汉斯转变立场,同意与灵儿合作以后,就一直没有回到美国,而是坚持在中国住下来,重新确定了他们的报道主题和方向,从过去报道灵儿他们的花边新闻,一改成为报道灵儿他们科学研究成果和探讨人类进化以及生命从何而来这一方面。

  两年前,那个空旷的声音把灵儿他们在西大生命科学院小会议室进行的内部通气会转播到全世界,就是截获了他们的卫星信号,通过他们的实时传送而转播出去的。

  不过,当时他们并没有发现,等到后来发现以后,他们不仅没有去追究是什么人截获了他们的信号,反而默认了这一事实,最后看到没有人来承认这件事,竟然将这一本是那个空旷的声音的故意行为,当成了是他们的功劳,向全世界夸耀。

  他们的说法,即是灵儿的真实身世和特异基因是由他们首先向全世界公布的。虽然没有任何人对此进行反驳,但是这个摄制组移花接木的行为,无论是客观还是主观,无疑为灵儿事件和这场大讨论,在全世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因为是他们第一个在美国主流电视网和主要网络媒体平面媒体发起了《从灵儿事件看人类的进化》的大讨论,而且天天放在头条新闻,十年间从未间断过,据说累计的报道篇幅不下十几万条。

  当今世界,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美国的主流媒体一经报道,世界各大媒体都像是得了甲流,紧跟着就是潮水般的涌来。欧洲各大媒体,日本各大媒体,以及亚洲等主流和时尚媒体,都跟着以不同的题目,追踪报道灵儿事件和人类是怎样进化的大讨论新闻。

  媒体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他们在全世界掀起的这场大讨论,不仅让世界上的人类进化研究迷们积极参与其中,发表各种各样的感想和猜测以及预言文章,出现了多少次公开见面和不见面的电视和网络等新媒体的大辫论,而且更重要的是引起了世界各国科学家和研究机构的高度重视和密切关注。

  一些世界顶级的人类进化史和生物进史研究专家们纷纷参与进来,发表谈话,撰写文章,甚至是直接参与那些人类进化研究迷的公开辫论,来阐明自己的观点和立场。

  这些科学家与那些人类进化研究迷们辫论的结果,形成了关于灵儿事件和人类进化以及生命起源探讨研究的三种全新的观点和理念。这三种观点和理念,最后引起了美日中等主要大国政府的密切关注,特别中国政府相关方面的高度关切。

  因为这三种观点,基本上与数百年来甚至是数千年来人们认识人类是通过劳动进化而来的观点大相径庭,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

  后来,在这场世纪大讨论的第五年,也就是2017年的时候,中国生命科学院的主要负责人华教授带着这三个问题,亲自到西安,请教了席周两位教授和汉斯及林下先生。

  那时,席周两位教授和汉斯及林下四位科学家,都因年老体弱,己经病重住院。特别是席周两位教授,因为日久思念灵儿和红背金背,经常是头脑思维混乱,不能正常表达。

  但是,当他们得知华教授的来意后,都好像从自己的身体内部调动了什么动力似的,一个个突然精神焕发,思维敏捷,语言干练,表达清晰。

  他们积极而勇跃地与华教授讨论了这三种观点。当时在场的己经是西大生命科学院院长的青儿,不仅接待安排了这次会面和讨论,而且把他们的讨论全部进行了实况录音录相,整理成了文字和视频。

  五位科学家针对世界大讨论中形成的三种观点,讨论后形成了他们的自己主张和见解。青儿对此归纳了以下几个方面:

  他们认为灵儿事件(包括红背金背事件,通称为灵儿事件)不是偶然的,很有可能在世界其它地方也存在着灵儿事件。

  不同的是灵儿事件从开始就碰到了席周两位教授,由他们引起了重视,才发展到了今天这样的局面。其它地方的灵儿事件,可能没有席周两位教授下放到秦岭这一特殊案例的出现,所以到现在一直被埋没着,没人发现。

  灵儿事件说明人类的进化是受到外部因素影响的,这个外部因素主要就是地外文明。地外文明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地球上,利用什么技术和方法影响人类的进化,需要进一步探讨和研究,但有一点是可以证明了的,那就是灵儿事件己经说明这不是谬论,而是事实,是不容否认的铁的事实。

  灵儿事件再次告诉世界上所有科学家和普通老百姓一个道理,就是研究人类进化和生命起源问题,不能用过去传统的一种或几种陈旧的观点和模式,而是要跟上时代的发展,创造出更加多元的思想方法和学术模式去认识和研究。

  人类的进化到目前为止一刻也没有停止,只是它们正以人类自身更加不可发现的形式和方式在进化着,或者是人类的进化更加隐秘,更加不容易被发现和认识。因为人类在进化过程中,也在始终提防着人类自身形成的退化和异化的破坏。

  人类的进化越来越与人类的生存环境紧密联系,而且己经到了考虑人类是否还有可能在未来的地球上生存这样的重大问题上。确切地说,不管人类仍己什么样的方式在进化,人类对地球的破坏,己经威胁到了人类自身的生存。没有生存,谈何进化。

  所以,那些关注人类进化研究的学者们,应该更多的关注人类进化的的基础,即人类的生存研究。现在的人们,谁都没有权利去剥夺人类生存的权利,也不可能剥夺人类进化的权利。人类自身只有真正认识到了这一点,才能展望人类的未来。

  青儿把五位科学家讨论的观点整理好以后,送给了华教授。华教授回到北京以后,又带给了国务院领导。国务院领导高度重视,指示有关部门迅速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好五位科学家。因为在此之前,中国情报部门向高层报告,美日等国的情报部门,己经与这五位科学家进行了不同层面的接触。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席周两位教授,两位大科学家,在华教授离开西安的第二天,几乎是同一时间,在同一病房逝世了。

  汉斯和林下两位科学家,因为对席周两位教授的逝世过度悲伤,一个突发脑溢血,一个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于席周两位教授仙逝一个月后,离开了人世。

  人就是这样,也许是这四位科学家年老体衰,到了该走的时候了,也许是他们完成了自己一生的使命,到了该走的时候了,也许他们是不想再参与以后关于人类进化的大讨论,由他们的观点为自己一生的科学研究盖棺定论了。反正,他们走的很急,走的很不是时候,但走的也是合乎人之常情,合乎自然常理。

  唯一让人惋惜的,就是他们再也没有机会看到多年后重回西安的灵儿和爱特美子,还有红背金背了。